首頁 | 玄幻小說 | 修真小說 | 都市小說 | 穿越小說 | 網游小說 | 科幻小說 | 其他小說 | 小說排行榜2016前十名

第七百四十一章 新世界的第一夜
本書詳情 返回首頁 下載本書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作為一個剛來到這個世界沒多長時間的“局外人”,郝仁沒辦法感同身受地理解諾蘭的想法,僅憑想象他也很難體會到成千上萬年持續不斷的輪回究竟會給一個人帶來多么深重的影響,但他可以肯定的一點就是,在諾蘭眼中的世界早已經褪去色彩——一切都虛無縹緲,一切都失去意義,當整個世界成為一幕隨時可以撤換、隨時可以改變的舞臺劇,她便很難再對世間的事情產生什么質感了。在每一次輪回中她都不斷積累著經驗和知識,與此同時一同積累起來的還有內心深處一層厚厚的殼,她說的沒錯,如果世界隨時可以被重置,那保留對世間萬物的感情真的沒有什么價值。

  你所珍視的、仇恨的、信賴的東西,都是臨時的,都是被安排的。有可能一覺醒來它們就都變了身份,甚至有可能就在你眼前,曾經的朋友就會被設定成敵人。在經歷了這樣漫長的歲月之后,諾蘭學會以最高效的方式生存下去,并變得隨時可以放棄一切東西,包括自己一手組建起來的灰狐貍傭兵團。

  但如今郝仁和尸姬終端在她眼里成了個例外:千百年來第一次找到可以和自己一樣保留輪回記憶的人,這對諾蘭的意義是毋庸置疑的,她覺得自己終于有伙伴了,真正意義上的伙伴。

  所以她才不吝言語地告訴郝仁一切她知道的東西,甚至忽視了郝仁和尸姬終端那多少有點奇奇怪怪的言行舉止,現在對她而言能讓眼前的兩個同胞迅速了解情況才是最重要的。這意味著可以更好地活下去。

  太陽早已經完全沉下山去,兩輪小小的月亮一前一后從地平線下面升了上來。不甚明亮的月光讓山洞外面鍍著一層銀輝。諾蘭來到山洞口,再次小心翼翼地確認了外面的情況:“看樣子發射基地那邊的戰斗真的是結束了。沒聽到自爆的動靜……應該是在引爆之前就被帝國陸戰隊控制了。”

  “話說這地方應該不會有人發現吧?”郝仁從后面走上來,扭頭看了一眼山洞里,尸姬終端正一臉好奇地研究著掛在車上的冷光燈棒,燈棒發出的光芒有些微從山洞口漏出來,“那些士兵撤離的時候不會從這條路經過?”

  “這里很安全,我勘察過……記憶里勘察過,”諾蘭點點頭,“只要不點燃篝火就沒問題,帝國陸戰隊的遙感紅外探測器還是挺靈敏的。”

  郝仁哦了一聲。抬頭看著上方稀疏的星空,一片陌生的群星在他眼前閃爍,他腦海中盤旋著下一個探測計劃,嘴里隨口說道:“星星很漂亮啊……”

  “是啊,很漂亮,”諾蘭跟著抬起頭,眼睛微微張大,似乎這時候才突然意識到頭頂的群星,“真懷念……我已經十幾年沒看到星星了。看來這一次的劇本還不算太糟。至少天空是敞開的。”

  “真不敢想象六個小時之前這個世界還被幾十年不散的塵霧籠罩著,空氣里也是一股焦油味,”郝仁感嘆了一句,突然想起個問題。“話說歷次輪回的星空有變化么?”

  諾蘭搖搖頭:“星空倒是沒什么變化,大概是因為離人類太遠,人類壓根接觸不到它們吧。世界背后的‘導演’似乎根本沒花心思去制作一套更精致的星空出來。而且輪回了這么多次,我還一次都沒見到人類發展到外星殖民階段的。”

  郝仁若有所思地沉默下來。直到諾蘭拽拽他的衣角:“回去吧,吃點東西。今天早點休息,明天還要趕路呢。”

  二人回到山洞里,尸姬終端沖郝仁招招手:“呦,搭檔,泡妹子回來啦?”

  諾蘭瞪眼看著郝仁:“……你倆這關系到底是什么個模式的?”

  她對郝仁和這位金發少女之間的關系已經完全捋不清楚了,這沒辦法,你硬生生把畫風從感天動地的愛情悲劇扭轉到愛情公寓里,這就是拉個社會學家過來他也捋不清楚啊!

  尸姬終端倒是灑脫,拍拍胸口一臉自得:“本機跟搭檔可是生死之交!”

  郝仁想了想,竟然意外地發現這貨說的沒錯,尤其是生死倆字……

  諾蘭從車上翻找出了補給品,在那些從天而降的記憶中,這些東西是她二十四小時前在山下的小鎮上補充的。她把兩包壓縮干糧和兩瓶水扔給郝仁和終端:“隨便吃點吧,別吃太飽,會降低警惕心。”

  郝仁哦了一聲接過食物,還沒來得及撕包裝,旁邊的尸姬終端就偷偷拽了拽他的袖子:“嘿,本機能吃東西么?”

  熟悉的頭大感立刻傳來,郝仁眼角發抽地看著身邊的金發女孩:“要不……你先喝口水試試?”

  尸姬終端笨拙地擰開水瓶灌了一口,咂咂嘴小聲嘀咕:“感覺是直接掉到肚子里的,然后就四面八方滲沒了。”

  “……你還是別吃了,食管斷著呢,”郝仁一邊說一邊尋思著這話題口味真重,“而且你也不用上廁所,這么長時間不吃不喝也不見衰弱,大概是用不著補充能量吧。”

  郝仁知道自己的推斷有點不科學,但在知道這個世界極有可能是虛假的之后,他已經完全不在意這些了:或許數據終端穿越進來的時候造成了bug,才形成這么一副不符合科學常識的身體,至于原理……世界都是假的了,誰他娘還管原理啊。

  諾蘭看著郝仁和金發女孩在那神神秘秘地嚼耳根子,也不知道倆人在說啥,不過還是順口問了一句:“對了,一直都沒來得及問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她是沖著尸姬終端說的,這話一出來郝仁和終端就都傻了,后者瞪眼看著郝仁小聲道:“臥槽!趕緊想個名字!”

  敢情即便這貨也知道“數據終端”四個字說出去不是人名的。

  郝仁趕緊開動腦筋想要編個人名出來,但他這起名水平大家都是知道的,正常情況下都廢的葛二蛋他爹一樣,更別提這種緊張時刻了。他還沒開口尸姬終端就在精神連接里趕緊打斷:“你別吭,這種情況不能指望你——讓本機自己想個。”

  諾蘭好奇地看著倆人在那“眉來眼去”,正當她有點疑惑的時候尸姬終端突然開口了:“哦哦,本機……我叫帕蒂安,你叫我帕蒂就行。”

  諾蘭哦了一聲便不再追問,郝仁則驚奇地在精神連接里小聲詢問終端:“你可以啊,怎么突然想起這么個名字?”

  “pda唄。”

  郝仁:“……還真是簡單粗暴淺顯易懂。”

  夜色漸深,很快就到了必須休息的時候。諾蘭爬到車上取出睡袋和保溫的塑料苫布,一邊布置一邊說道:“今天晚上要留人守夜,你們先睡覺吧,我守第一崗。”

  郝仁看了看山洞口灑進來的星光,對諾蘭擺擺手:“你先睡吧,我和……帕蒂在外面走走。”

  “這種時候?”諾蘭停下手上動作,“浪費體力可不明智,尤其是入夜之后在這種不熟悉的地方亂走。”

  “放心,我也是專業人士,”郝仁說著就已經走到了山洞口,尸姬終端一瘸一拐地跟在他旁邊,“我去確認確認周邊安全,出不了事——你忘了那把短杖了么?”

  郝仁說著,沖著諾蘭腰間掛著的哨兵手杖努努嘴:“我還有比這東西更厲害的玩意兒,有機會我會跟你解釋這些的。”

  諾蘭看了看腰間的神秘武器,這才想起郝仁身上的秘密貌似也不少。不過她還是憋著沒問那么多,只是點點頭:“自己小心。”

  等到了山洞外面找到一片較為開闊的地方之后,尸姬終端才問道:“你要干啥?不會真打算跟本機玩生死之交吧?”

  “回去之后說啥也要給你檢修一下,你丫的肯定是這次不正常穿越把芯片給燒壞了,”郝仁一邊說著一邊抬頭看向天空,“我要去上面看看——看這個世界到底模擬了多大范圍。”(未完待續。。)

  ...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

玄幻小說 | 修真小說 | 都市小說 | 穿越小說 | 網游小說 | 科幻小說 | 其他小說 | 小說排行榜2016前十名
版權所有:書本網
Copyright (C) 2011-2015 bookb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时时彩平台推荐